--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7
02.14

浴缸

Category: 還是別看吧
他的特長是洗澡的時候能在浴缸中睡覺,他曾經在履歷表的特長欄中填上了這樣的文字。
在那個時候他和他甚至還不能算是相識,他也不會知道他這份履歷讓他對為什麼在浴缸中睡覺卻不會溺死而困惑不已。
他因此對他留意,也因而慢慢改變了兩個人的關係。

後來他終於見到了他的浴缸。
「小到根本沒辦法伸直腿腳整個人躺進去的浴缸當然是淹不死人了。」
他這樣說道。
「身體絕大部分能泡在熱水裡睡得舒服不就可以了再說真淹死了可怎麼辦呀。」
他這樣言語。

而他再之後也終於知道了他對他浴缸大小感慨的原因,的確他的浴缸還真是大到了讓人溺死也毫不稀奇。
在當真險些溺水一次之後他便被禁止獨自入浴,也因此發現了,若是兩個人躺入這大小倒是剛剛好也不會擁擠。
那已是兩人初次相遇的很久之後,至於在浴缸中是否做過其他什麼,則是只屬於兩個人的秘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0  Trackback:0
2005
10.12

烏鴉

Category: 還是別看吧
怪文一篇,笑続きを読む
Comment:0  Trackback:0
2005
06.01

男管家 4

Category: 還是別看吧

4 終端為空


「也就是說……」
淺嘗了一口紅茶後,那略薄的唇勾起了一個美麗的弧度。
「你根據一份完全沒有根據的廣告,就想也不想地花了一大筆錢,買了一個你自認為是生化機器人的『管家』回來?」
那瞳中閃爍的雖非敵意但也並非是善意。
「真是……」
那是一種略帶冰冷的高傲,以及無法掩飾的譏諷。
「愚蠢。」

而坐在他對面的人顯然並不願意承受這一切,畢竟,他只不過是花錢想要讓自己的生活能夠被打理得舒舒服服。可是,大筆的金錢出去,換來的卻是一拳以及嘲笑,還有親自下廚房泡紅茶——給別人。
可是,對方並不想簡簡單單地放過他。

「這裡有明顯的疑點,你卻完全沒有發現。」
示意那泡出美味紅茶的雙手再次為自己的空杯子注上紅茶,然後滿足地端起茶杯,感受著那暖暖的香氣,品嚐了幾口之後才放下。
「你幾次和客服聯絡,難道沒發現他們的客服很不正常?並且,面對這樣霸道的、怎麼看都不合理的、明顯只是單方面對他們有利的條款,你事先未仔細確認時候也卻完全沒有考慮過維護自己的利益,被他們吃的死死顯然是你自找的。」
再次端起茶杯,小聲抱怨了一句為什麼卻沒準備茶點之後,然後又一次的將嘴用在了飲茶之外的地方。
「更何況……」
被迫面對這似笑非笑的笑容的人只覺得這笑容簡直是可惡到讓人感到悲憤。
「他們那位親切的、不厭其煩地為您解惑的客服不是說了只有在尊敬的您親吻了您所購買的那個昂貴的機器人之後,他們那完美的、同系列產品都擁有著良好履歷的、並且他們相信一定會讓您滿意的機器人才能夠啟動嗎?那麼,請問,到底是為什麼,我卻是在醒過來之後,才被迫遭遇到這種莫名其妙的騷擾呢?」
「又不都是我的責任。」
這句小聲的嘟噥被刻意的拒絕接受。
「只要進行檢查便能確定我是一個正常的、純種的藍星帕維爾人。對於你這種無理的行為以及我所遭受到的境遇,我要求你進行精神上和物質上的雙重補償。」
看著背靠的沙發、手上的茶具以及所處的房間及房間中一切物品的主人那張微微露出抗拒和不滿的臉,認為自己擁有絕對優勢的男人笑了。
「又或者……你仍然不肯接受這個事實?」
絲毫的不想放過那個不幸的人。
「那我們現在就再呼叫一次你所說的終端號,來看看他們會怎麼說?現在不過是調查而已,公司應該不會就這樣停止運作。想要將損失減小到最低的話,他們此時應該在準備賠償了吧。」

於是無論是在氣勢上還是在目前的局勢上都明顯處於不利位置的主人以一種略帶悲憤甚至是有點自暴自棄的心情呼叫了他家的主電腦,命令它以最快的速度,連通之前那家◎◎◎生物機器人管家公司的終端。
幾秒之後,機械音響起。
「您所呼叫的終端號為空號,有可能是原終端移除並更換新終端或者是原終端已廢除,請和您所在區域的星際終端管理局聯繫,查詢您所需要的信息。」

看到那張俊美的臉露出得意的笑容,甚至還條了挑眉毛,再次發現自己多災多難的屋主有生以來第一次詛咒了自己的厄運。
可是,突然之間,原本已關閉的視頻終端顯示出圖像和聲音,旁邊一閃一閃的橙色警示,表明了這是最高等級強制播放的緊急通知。

——這裡是星際刑警緊急通告,這裡是星際刑警緊急通告。日前,在我們的星際警察進行了嚴密的調查之後,星際刑警總署研究後認為,我們有理由懷疑◎◎◎生物機器人管家公司違反了星際法,進行了人造人的製造,並將其作為生化機器人出售。沒有證據表明該公司的人造人不會襲擊人類,因此,如果您曾經購買過◎◎◎生物機器人管家公司的產品,請主動和星際警察署聯絡,將其交出並配合警方的調查。如經星際警察調查之後發現您擁有該公司的產品並拒絕將其交出,星際警察將有權利直接對其進行銷毀。

寂靜,一片寂靜。
或許很短又或許很久之後,屋子的主人看見之前那傲氣過人的臉孔換上了另一副表情,那樣的溫和溫和,又顯得那樣的有禮,帶著一種讓人無法拒絕又讓人不願拒絕的微笑開了口。
「聽說您這裡需要管家?先生。」
Comment:0  Trackback:0
2005
05.19

三十分鐘忍無可忍綜合症

Category: 還是別看吧

三十分鐘忍無可忍綜合症


完美的頭型,俊朗的面容,絕佳的骨架上覆蓋著一層發達卻又不會像健美先生那樣過於發達的肌肉。

他繞著眼前的人形,一圈之後,又是一圈。


很久以來,他就有著這樣的怪毛病。

不管是小時候做得作文手工還是稍大後自己做得菜餚乃至於學校裡規定要做得作品,只要是完成超過三十分鐘再回頭去看,不管完成時是多麼的洋洋得意心滿意足,這時都會扭頭想跑,只覺得不堪入目。

朋友說他這是神經質,而他自己則稱之為三十分鐘忍無可忍綜合症。

於是,這古怪的病症就這樣年復一年,不見痊癒。要不是他的另一半是自己挑出來的而並非自己造出來的,恐怕他不是變成史上交往時間最短的分手王,就是孤苦一生了無生趣。


可是,今天,他已經繞著那新完成的人像轉了三個鐘頭,卻完全沒有任何的不良反應。

摸摸「他」的臉,拍拍「他」的胸,嗯,很難得的,無一不滿意。

嗯,或許,這就是傑作。


不過他沒有在六個三十分鐘內發作卻有人在三個鐘頭之後爆發。

「親親親愛的,你不覺得你已經把注意力放在『他』的身上過久了嗎?」

「不覺得。」

頭也沒回,對身後搖搖手。

「親親親親愛的,你不覺得,比起一個複製品,原型會比較有吸引力嗎?」

「是嗎?」

語氣帶了疑惑,可是視線沒有游移。

一把抓住了那只又要伸向人像的手,將手掌按在了自己的胸口。

「親親親親我最親愛的,難道你不覺得,這身材是這樣的完美?難道你沒有感受到,這裡有一顆火熱的心無時無刻不為你跳動?」

注視了三個鐘頭非生命體的人終於轉過身去,用審視的目光開始打量家中另一個生命體。才剛把另一隻手也放上那闊的胸膛想要仔細摸摸對比看,就被拉進懷抱,一步,兩步,三步,被從工作室帶了出去。


雖然時間延長,不過終究是有人忍無可忍了,沒有人知道,這是否是由於病毒變種。

不過,那之後有人咬牙切齒的決心,以後絕不要讓忍無可忍症治癒,雖然這種事後來再也沒有發生。

Comment:0  Trackback:0
2005
05.16

利己主義者

Category: 還是別看吧

利己主義者


我認為人都是自私的,無論説得有多好聽,人最愛的始終都是自己。

説為了誰會付出一切甚至是生命的人尤其為甚,這樣做始終因為這樣做他們自己會覺得心滿意足,卻不想想萬一真的死了活下來的人會如何。

所以,我決定做一個徹頭徹尾的利己主義者。

坐公車的時候讓座是因為如果不讓座我會覺得心裡不舒服,幫助別人是因為我覺得這樣我會高興。一點小事就可以讓自己快樂起來,那麼,為什麼不?


所以,説過我快樂你會更快樂、我難過你就會傷心的人,如果想讓自己快樂起來,就趕快從該死的高燒裡好起來吧。
Comment:0  Trackback:0
2005
04.18

男管家 3

Category: 還是別看吧

3 誰在說謊


——近一點,近一點,再近一點,還是一樣的潔白無瑕。

客廳裡巨大的視頻終端上的千年回顧節目不知正在回顧哪個星球上多少年前的爛俗廣告,而客廳的主人卻在客廳裡焦躁的走來走去。

多少年前,某星球上的某人似乎說過「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the question」。雖然看來只是簡單的二選一,可是到底怎樣選擇在多少年後仍然是個讓人煩惱的問題。

發現再怎麼繞圈也不過是浪費時間之後,終於又一次的下定決心坐在了沙發旁。帶著一種不可謂不古怪的表情,看著正躺在沙發上的「人」的臉。
俊朗的面容,柔順的半長髮,雖說沒有興趣在對方「睡著」的時候去觀察其瞳色,但相信那雙眸睜開後只會令其面容添光彩。如同之前奇怪廣告所描述的那種被舊時人類所期望的無暇肌膚近在眼前,細膩的觸感之前「搬運」的時候便早已確認。如果是比較開放的女性,或許已經要爭先恐後的撲上去,試著喚醒面前的睡美男,就算他不是人也不例外。
可是,顯然,此時坐在「睡美人」面前的並非是女性。

是否要相信那個客服所說的話?
是否要按照客服所說的方法來啟動眼前的東西?
是否要堅持自己的原則?
是否要對得起自己可說是用性命換來的錢?
這東西到底是否能啟動?
又或者,是否乾脆就這麼將之丟棄?

當這裡唯一一個活動著的人的腦袋被一堆的問題塞滿並且不斷在Yes or No之間徘徊的時候,他並沒有發現自己正逐漸的低下他的頭。

由於人的認知會隨著境遇的不同而有所改變,所以我們無法得知這個不知不覺間逐漸低下頭的人日後會對此時不自覺的行為究竟會發出如何的感慨。不過,這並不會妨礙我們瞭解當時究竟發生了些什麼事。

『我看到了兩個閃爍著深邃美麗光芒的色工藝品,事後我才反應過來那原來是眼睛。唇上有著微微溫熱的觸覺,然後我飛了出去。」
以上描述基本符合事實,實際上,這個低下頭的男人,當時只感到自己飛了出去。

是的,就如同被踢飛的易拉罐、被打飛的沙包一樣的飛了出去。
在此之前,男人對於這種「飛行」方式,一直抱著理論上可行但並不相信真會發生的態度,而在事後,他仍然不能完全相信這一切在他身上發生。
然而,當他對著突然加了幾米遠的距離的沙發發呆幾秒之後才感到的劇痛,原本躺著現在卻站立在沙發前的「睡美人」微微泛著紅的拳頭,無一不在透露著這樣的一個事實:他被打了,被打飛了,被這個自己買回來的在自己進行啟動的操作前便自行動了起來的東西打得飛了起來。其中唯一算得上是正面消息的只有:這確實能動。

「該死的,電動管家居然還敢打主人!」
「你是誰?居然做出這種無理的事情!」
……
「我要投訴!這哪裡能算脾氣溫和恭謹有禮?!」
「感謝世界語的普及,看來至少還不是什麼連標準語言都不會用的偏僻地方。……等一下,你剛才說什麼?」
靠在地上的顯然沒有站著的氣勢強,他不是不想大聲,更不是不想起來,他實在很痛。
「我要投訴!我要投訴你們◎◎◎生物機器人管家公司!」
「生物機器人?你那隻眼睛看我不是人了?我是藍星帕維爾人,我要求受到法律的保護!」
「機器人居然自以為自己是人,這仿真技術未免是好過頭了!合同管理系統,顯示最新的合同!」
地上的終於忍受不住,他和沙發之間的空間立刻出現了一份全息影像技術顯示的合同。合約雙方、簽名、合約內容,一清二楚。
而正當站著的還想說什麼的時候,視頻終端發出了急促的警示聲。

——現在插播重要新聞,經星際警察調查,現在懷疑著名的仿真機器人管家公司『◎◎◎生物機器人管家公司』涉嫌催眠人類並將之當作生物機器人出售,目前星際警察已經開始著手進行正式調查。如果您曾經購買過◎◎◎生物機器人管家公司的產品,請主動和星際警察署聯絡並配合警方的調查。

插播新聞連續報了三次,視頻終端又跳回之前的無聊節目。不過之前新聞所造成的影響卻並不像那機械播報音一樣消失在空氣中。
地上的人此時已經感覺不大到胸口的疼痛,他側轉過頭去,看著沙發前的身影。那完美而無暇的臉即使是露出似笑非笑的笑容還是如此的美麗,只是,地上傳來了歎氣聲,讓人頭痛。


Comment:1  Trackback:0
back-to-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