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15
11.05

勇者一去不返

從父親手上接過這家武器店,已經是十七年前的事了。經過這漫長的歲月,終於迎來了這家店最後的營業日。

自我記事起,就已經在店裡幫忙了。從照看爐火開始,手把手的,父親一直將我訓練至能夠獨立打造出一把能配得上本店牌子、能在店內出售的普通長劍。
「我們可是村裡唯一的武器店。」
父親常常滿懷驕傲的這樣說到。
然後我就會點點頭。
是的,就和村內唯一的防具店、唯一的道具店、唯一的旅館一樣,我們家的武器店可是村內唯一的武器店,響噹噹的牌子。
我也曾偷偷溜去防具店的門口偷看過,一樣的爐具、相似的作業檯,要說區別其實也就製作的類別不同。
「為何不也打造防具呢?」
小時候也曾偷偷問過父親。
「那可不行。村落雖小,設施俱全。可不能讓勇者大人看到寒酸的樣子。」
父親是這樣說的。

然而其實我們就是家在小小村落中的寒酸武器店。
店裡只上架四種商品:簡易長劍、簡易匕首、普通匕首,以及普通長劍。
父親說,長劍是給勇者大人備下的,屆時勇者會帶著一位同伴,匕首則是為了這位同伴大人。
但是,並不知道勇者會何時來,以及會購買多少,所以我們必須時時維護、時時打造,以期任何時候都能滿足勇者的需要。
我也曾見到父親偷偷鍛造出更加精緻,看起來也更加鋒利的武器。每次,他總是認真仔細的端詳成品半天,甚至,好幾次他都將其拿起要試。但每次都中途停手,然後將手上的作品,重新丟回熔爐,重製為能成為商品的武器。
「為什麼不上架成商品呢?」
我也曾經問過。
「那可不行。這可不是這時候勇者該用的。」
——這時候?
很想追問,但最後還是把問題嚥下去了。

事實上,我們貨架上的這些武器,從來都是無人問津。
店裡倒也不是完全沒生意,什麼打造把新鋤頭、製作獵弓,還有什麼菜刀鈍了需要磨一磨的生意常會找上門來。
但每次送走客人,父親都會再三叮囑我,這些可不是我們的正經生意,要記住,我們店可是為了勇者而存在的。
「是的,父親。」
我總會這樣回復。
聽從父親的教誨,接手這家店後,我也如他一般的,成日鍛制著那四種能成為商品的武器,又將它們熔了再打,打成再熔。
日復一日,等待著勇者出現。

是的,父親。
我們是為了勇者而經營的這家武器店,就在見到勇者的瞬間,我終於明白了。
勇者他推搡著同伴,揮舞著剛從我手上買下也是本店首次賣出的普通長劍,示意給他看。然後又一把奪過同伴腰間別著的匕首,示意要賣了它,再加錢換把普通匕首。
看著眼前的勇者,瞬間我便理解了父親當初所有的話語。

我們的店是為勇者而存在的。
再小的村子設施也必須齊全。
這些不是勇者這時候該用的。
我們店,可是為了勇者而存在的武器店。

不知父親是何時了解這一切的,我們店的一切,以及我們的世界的一切。
又或者,並未見過勇者的父親,所知曉的與我的認知有所不同呢?
現在,我能確定的唯一只有,本店終於完成了它應盡的使命,走向了終點。

今天,勇者將在村內唯一的旅館歇息。
明天,他會和同伴一起踏上新的旅程。
然而,無論成敗,勇者一去,不會回頭。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suezou.blog1.fc2.com/tb.php/610-ceae6f8a
トラックバック
コメント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