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5
10.12

烏鴉

Category: 還是別看吧
怪文一篇,笑
男人在家中養了一個少年,少年喜歡撿一些亮晶晶的東西回來。男人喜歡看少年玩累後在那堆成小山的東西中睡著的樣子。
可是少年這天撿回了一個孩子,男人覺得似乎自己過於地放縱他。


「你把他撿回來根本就沒有吃的來養他。」
「我把我的飯省下來給他。」
「現在你自己就老是叫餓,你把飯省下來就算不考慮你那也養不活他。」
「你也把飯省下來養他。」
「我要養你所以我要吃飽,要不然怎麼拿飯回來。」
「那我冬眠把我的飯給他。」
「那就是我養他不是你養他。」
「那你把拿飯回來的方法告訴我,我和你一起拿飯回來。」

男人出門的時候常常帶著少年,可是每天出去拿飯回來卻總是不帶著他。

「不好。」
「為什麼?」
「就是絕對不要。」
「你不是養著我嗎?」
「你是我撿回來的當然我來養。」
「那你就把他當作也是你撿回來的不就可以了。」
「他本來就不是我撿回來的,什麼叫做當作我撿回來。」
「那你再撿一次不就可以了嗎?」
「沒有理由我為什麼要撿他!」
「可是你不是也把我給撿回來了嗎?」
「那是因為你的眼睛閃閃發光啊。」

少年有一雙極美的眼睛,一片暗中也可以看到它們閃閃發光。

「……也就是說……只要閃閃發光就可以了嗎?」

少年伸手,將孩子頭上的帽子拿下。
瞬間,整個房間變得亮堂堂。
孩子有著閃閃發亮的金髮,真的閃閃發亮,要比財迷眼中的金子,還要更加的金光閃閃、閃閃發亮。
男人彷彿是看呆了,想要伸出手摸摸看,可是又不想擋住那光。

「怎麼樣?」
「確實閃閃發亮,可是……」
「還有哦。」

少年的臉上不無得意,可是男人此時未注意到那臉上的光芒。

「哇——」

孩子發出了某種叫聲,聲音就像某種鳥類一樣。
男人後退了一步,不為別的,孩子伸手抓住了他的腿,還順著在他的身上攀巖。一邊爬一邊拉開了男人的襯衫,露出的肌膚,有著白瓷一般柔和的光芒。

「哇——」

孩子拽掉了男人的帽子,銀色的頭髮露了出來,柔和的光澤如同月光。

「哇——」

孩子又想要向少年的手中撲過去,少年手中的玻璃珠,在陽光之下,看起來好閃亮。

「怎麼樣?」

少年又問了一遍。
男人點了點頭。

「不過你得負責讓他先學會,亮晶晶的頭髮用來玩可以,不過可別把他們從頭上拔下來,再扔到地上。」


貓鳥街的一百四十一號住了一個男人、一個少年和一個孩子,他們出門的時候常常是三人成行。他們每次都穿著漆漆的衣服,穿著漆漆的褲子,如果戴著帽子,他們還戴著漆漆的帽子。
他們穿過大街小巷,回去的時候房子裡會多出許多閃閃發亮的東西。
如果你跟在他們的後面,偶爾能聽到哇哇的叫聲,似乎還有聲音在喊閃亮。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suezou.blog1.fc2.com/tb.php/62-fb8da1c9
トラックバック
コメント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